你家有几张桌子?近日,有媒体报道了浙江省温州市的结婚基本价格表:彩礼要20多万元,婚礼费用要10多万元,红包和喜糖要20万元,加上新房和装修,有可能花几百万元;已婚女性也花了很多钱,包括10多万元的嫁妆,20多万元的红包和婚车,还有几十万元.它也花费了数百万元。很多家庭为了孩子的婚姻,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还要背负很多债务。

婚丧嫁娶的人情习俗承载着人们互动和情感交流的功能,埋下了社会价值观念千变万化的种子。在广西北海,“结婚要去几桌”一度成为会议用语;在湖南凤凰,从最初唱民歌开始,兄妹俩就许下诺言,结婚前看礼金,结婚前看嫁妆.人们不禁感到,这种趋势应该刹车,我们必须打破婚丧嫁娶和大规模演习的束缚。

西部某省一个贫困山村的农民王顺,他的儿子马上就要结婚了,王顺索要16万元的彩礼。虽然王顺对此有心理准备,但让他伤心的是,没过多久他结婚时欠下的彩礼钱。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用手捋了捋,怕给了那16万块,就要还债了。

你家结婚几桌酒席?嫁娶花费价目表动辄上百万元

面对儿子结婚所需高达20万元的彩礼,甘肃省陇南市一男子家庭经济困难,竟然跨省入室盗窃十余起,以解燃眉之急。

你家结婚几桌酒席?嫁娶花费价目表动辄上百万元

杨先生,浙江省乐清市城东街道居民,家庭年收入只有6-7万元。2017年3月,母亲突发疾病去世。请打鼓队一天三次在几十桌招待客人……五天的葬礼结束后,花费近70万元,相当于他家十年的收入。由于负债累累,从那以后他经常失眠。

2017年在东部沿海某处进行了实地和网上民意调查。数据显示,96%的受访者希望丧葬费在10万元以下;78%的人想把丧礼酒席控制到20桌。

婚丧嫁娶成了农村人的沉重负担,甚至导致贫困或返贫。“当一夜之间降到贫困线一个月的时候,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福指出,有些人因为红白喜事而变穷。

四川省昭觉县凯斯乡九洼落七波村落七屋组53岁村民阿硕布尔因癌症去世。他的妻子马莎阿西亚计算了一下,有1200多人前来悼念,他们不得不杀死12头牛、10只羊和10头猪。完成葬礼大约需要12万元。“葬礼并不夸张,所以结婚更痛苦。目前农村彩礼20-30万,条件好学历高的40万,农民卖牛羊也要40万。”

记者发现,“娶不起老婆”已经成为大量适婚男青年面临的一个难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单身。一位受访的年轻人说:“家庭条件一般。想要娶到老婆,不仅需要房子和车子,还需要丰厚的彩礼。另外,酒席不能差,光是酒席就至少要120万。我没有多余的现金。父母一辈子攒钱不容易。我买不起!”

你家结婚几桌酒席?嫁娶花费价目表动辄上百万元

婚丧嫁娶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幸福感。难怪有人说:“结婚十年,贫穷十年,娃娃还负债。”

你家结婚几桌酒席?嫁娶花费价目表动辄上百万元

人类的接触原本是甜蜜的。当举行婚礼和葬礼时,亲戚和朋友聚在一起,不仅享受美食和美酒,而且还享有深厚的友谊。现在,人情怎么能变呢?

曾几何时,在云南宁洱县,城乡婚丧嫁娶的豪华化、豪华化对比趋势蓬勃发展,婚宴越来越多,宴会档次越来越高,婚车越来越长,婚宴规模越来越大.

“像这样花钱只是为了炫耀财富,浪费人

“直面死亡,承受痛苦。”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一位村民告诉记者,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很多人认为人际关系的冷暖和感情的厚度是用相互交往的频率和礼物的分量来衡量的,他们在人际关系中的地位是用丰盛的宴席来衡量的。看到隔壁邻居结婚的时候摆了30桌,他得摆30桌,至少不是29桌。

攀比从众心理造成的大办红白喜事的陋习,不仅增加了经济负担,也影响了社会风气,有害无益。尤其是对于摊位这种“人情消费”,很多人因为感情不得不随波逐流,带来的压力和负担可想而知。在“随大流”的影响下,排场被对方模仿,使得铺张浪费和攀比更加糟糕。

上世纪80年代,第一批独生子女诞生。30年后的今天,这些人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小家庭的两位成员负责至少4位老人的葬礼,以及成长中的孩子们所面临的各种幸福事件的开支。面对日益加重的经济负担,年轻成熟的一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早在唐代,我国就有法律法规规定停止群众搬运。在103010中,有一句“古圣先贤,为人父母,总是做一个崇敬的仪式,做一个句子来表明他的力量……人情的变化是不可忽视的”。移风易俗,移风易俗是人的意志。如何管理?

为革除陋习,山东省临沂县出台”。

关于提倡文明节俭制止农村婚丧事大操大办的倡议书》,提倡婚事新办,不盲目攀比,不跟风设宴,不搞隆重仪式;提倡丧事简办,不披麻戴孝,不唱戏打鼓,不设宴待客;提倡婚丧廉办,不事后酬劳,不借机敛财,提倡理事从廉。以社区、村为单位,发动群众成立红白理事会,研究制定符合乡村实际的村规民约。

  河北省邢台市文明委就解决农村婚丧嫁娶大操大办问题出台实施方案,全市5133个行政村建立健全红白理事会、道德评议会和村规民约(简称“两会一约”),引导广大农民破除陈规陋习,有效遏制奢侈浪费、盲目攀比之风。

  2017年年底,四川省安岳县岳新乡新田村村民张孝宣,接到了远在浙江的丈夫胡天华打来的电线月出嫁时,因村里的红白喜事理事会反复做工作,婚事操办从简。原本计划办20多桌的婚事宴请,变成只请两三桌至亲。这件事让胡天华心里有点没底,特地给妻子打电话,询问女儿在婆家的情况。得知一切安好,他才放心。

  新田村的改变,始于2015年5月。当年,安岳县岳新乡在新田村试点红白喜事理事会,制定养成文明简朴新风的村规民约,反对大操大办、攀比送礼和铺张浪费,每年为村民减负“人情债”3000余元。

  “今天酒席吃得很开心,没有山珍海味,没有铺张浪费,没有盲目攀比,就是实实在在的平价风,主人家轻松,我们客人也乐得轻松。”浙江省平湖市新仓镇三叉河村村民蔡玲燕刚参加完一场婚宴,笑呵呵地对记者说。

  时下,浙江各地都在推进“清廉村居”建设,其中一项就是推进村规民约“软制度”建设,通过梳理族规、村规、行规,结合村内当前存在的问题、禁令、倡导等内容,整理成通俗易懂的村规民约,为村民行为举止提供衡量的标准。尤其是对村内婚丧嫁娶等事宜,反对大操大办,提倡节俭之风,反对陈规陋习,弘扬文明新风。

  上下五千年,孕育其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带给我们骄傲与自信。今天,我们正向着“两个一百年”的目标前进。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口袋富了的同时,脑袋也要跟着富。婚丧嫁娶,不应该成为人情的“枷锁”。(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黄也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